第六十八章 战起(1 / 2)

且下琼楼 枉度 0 字 11个月前

 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www.</b>雁北关。

三十里外,律军大营,白帐成云,黑甲如渊。

浩浩荡荡二十万律朝大军,八方分列,前军已至雁北关外戍各堡,后军尚还在狼山以北。

律二皇子,镇东王,蚩彦骨末英,高居点将台上,一身漆黑墨甲,上饰金鹰,身后金褐色大氅随风鼓荡,英姿卓绝。

台下以左前军大将穆冶虎、右前军大将淳虞朵朵、中军大将贺若哲宇、前锋大将子斤肆宁四人为首,一百二十八武将横次列开,前锋军、左右前军、中军,共十二万大军结阵在外。

额头裹缠着厚厚一层软绸的子斤肆宁,跪地请罪。

前几日秦煜那一支短弩,哪怕再进一分,他都是必死之局。

眼下虽看似并无大碍,但也屡有神思恍惚,情绪多变难测,且难以治愈如初。

几日的磋磨下来,他很清楚自己不再适合领兵。

今次是请首战不利之罪,也是想请王帅免去他前锋大将一职,改换他人,以免贻误战机。

“子斤肆宁听令。”

蚩彦骨末英的声音冷厉而平淡。

他的声音铿锵有力,语速不快,却并不给人拖沓之感。

说话间,深邃的双眸扫向台下,将众将神色皆收入眼底。

他看到了有人蠢蠢欲动,有人岿然不动,有人面色深沉,也有亣古等人的愤怒与憋闷。

随即再道:

“着你所部前军,整军出战,克敌关城予还。”

不待子斤肆宁开口,其便再道:

“穆冶虎、淳虞朵朵,听令。”

“着你二人所部,分攻敌左右镇城,佯攻阻敌。”

“末将领命!”

穆冶虎和淳虞朵朵踏步而出,先行领命。

跪地的子斤肆宁抬头看看蚩彦骨末英,眼中果决之色泛起,起身捶胸,“末将领命!敌城不克,末将提头来见!”

蚩彦骨末英点点头,古井无波的脸上,并无任何情绪表露,只是向子斤肆宁递去一个信任的眼神,“一个时辰后,擂鼓出兵。”

“是!”

众将应喏。

律军大营内旌旗攒动,前三军,六万人,各自出营列阵,并无喧哗嘈嚷,只有排兵布阵,转列阵型的踏踏脚步声,于沉默中尽起肃杀之意。

不过半个时辰,三军皆各列方阵二十五个,以八百人为一营,五营四千人聚成一个大方阵,前三后二行往于野。

前锋军未动,穆冶虎和淳虞朵朵的左右前军,便已开拔,三个大方阵前推着巢车、轒韫车、木幔、云梯、飞梯、车弩等攻城器械,匀步向雁北关两镇城攻去。

雁北关上,严伦带众将再立城头,神色凝肃无比。

“传令马军,南城集结。”

“左右后军,驻守东西南三面城墙,中军战兵,即刻全部登城,驻守北墙。”

“传令左右前军,死守两镇,左右虞侯军散兵各营归入前军听调。令左右虞侯军战兵各营,待敌退之时,后撤关城,再听调令。”

随着律军列阵开动,严伦将令,也是接连下达。

大军压城之际,便是以韩晟为首的一众,素来想着架空严伦的将领,都是没人在此时唱什么反调。

一个个肃声领命,难得利落。

他们心里也是明白,此战若抗不过去,不管他们有什么心思,都是白搭。

但信任不是瞬间可以换来的,尤其有前几日秦煜被独留敌阵之中的先例在。

是以严伦随即再道:“韩将军,除马军外,左右后军及左右虞侯军战兵,便皆由你亲率,请务必保关城不失。”

而后看向中军各将,“此战本将就在此地,不死不退!若本将身亡,关城上下,由韩副将接掌。”

说罢眼中决绝之意闪过,将目光重新落在韩晟身上。

镇北第三军右前军郎将,赵佰凝,虽不服他,但已在雁北关从军二十载,一心向战,且善于守城,有其率兵驻守右镇,临战时不用他多说任何话,其也不会有丝毫懈怠。

左前军虽情况复杂了些,但有冷辰带他亲兵和督军营统领,也不用担心其避战轻怠。

唯独关城之中,中军各将虽有向战之心,但也不甚服他,过往如何且不去说,这次他便亲临阵先,给他们以身作则,共进不退!

而韩晟等人,他其实是在妥协和许诺。

‘你们的人我不插手,此战你们也别拖我后腿,我们若死绝了,这里就是你们说了算,请你们守住这关城。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