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生擒(1 / 2)

且下琼楼 枉度 0 字 11个月前

 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www.</b>宁郃浑身浴血,再杀穿到窗口时,外面已是空无一人。

傻眼倒是不至于,只是有些遗憾。

虽然哥舒武俩人都伤的不轻,但终究没能直接弄死。

四下倒腾了下,先把手里这柄可称上佳之作的长刀刀鞘找回来,又各屋寻摸起来。

金银细软倒也不少,但大多并不适合随身携带。

大部分便于携带的财物,都被哥舒武等人带走。

小宫殿一层一个房间内外,倒是还有不少散落的银锭和铜钱,房间内的也还有十多个装了碎银和成吊铜钱的大箱子。

除此之外,还有大量的粮草和兵器等物,屯放在兵舍旁的一个仓库内。

显然哥舒武原本是真的有意在这里常留,将这里打造成一个常用驻地的,准备的相当齐全。

末了,宁郃带着从小宫殿里翻出来的七八个小袋的金叶子,慢悠悠牵了马,向外走去。

深夜里四下寂静一片,出去只有一条狭路,为防止哥舒武在外面埋伏他一下,宁郃走到小路前,先赶了两匹马出去。

被狠抽了两下的战马踏踏往外急奔,却并没有任何情况发生。

宁郃这才打马掠出。

外面已然空无一人,连那些被捉来当劳力的人,都已经一同不见踪影。

宁郃出了围墙,找回自己埋下的兵器,又开始四下查看起他们离开的踪迹。

……

“大哥撑不住太久,咱们到底怎么办?”

哥舒武一行人并没有顺着小溪往南行,而是北行钻入了山林里。

一百三十多人,一人两骑,这里山林树木也不密集,倒是速度不慢,眼看着就要行出山林时,却停了下来。

哥舒武伤势太重,已然神思恍惚,虽未彻底昏迷过去,却也并不清醒,只是尚且强撑着罢了。

一心腹头领道:“我带三十人,赶马继续往北走,不管那俩家伙谁追来,目标首先都会是大哥,我把他们引走。你带剩下的人,护着大哥往东走,再折返往南,去乐留县城,找大夫给大哥治伤。”

身边人点点头,叹息道:“可惜涼夫人被杀了,不然有她可以给大哥治伤,咱们还可以有更多选择。”

那头领再道:“现在说这些没用。你们往东走,尽量快些,走到前面去,用那些马匪和流民的行迹遮掩着,老九会带他们掩护,也给你们断后。”

“知道了。十三,你自己小心。”

百来人当即卸甲,把长矛甲胄,都往马匹上一挂,只留了几个矛杆,搭成架子,抬着哥舒武,就往东边蹽去,速度飞快。

而十三也是当即拨马再走,三十号人拉带着二百好几十战马,快速往北疾行。

……

“你俩还真命大。”

拍拍自己带来的两匹夔山马,宁郃轻笑嘀咕一句,只是眼神有些冷厉深藏。

就在他伸手去解缰绳的时候,身侧一蓬枯叶炸起,被劲气裹挟,似弩矢一样向他劲射而来,其间还间夹着数道凛冽的剑气。

刘祁的身影也是猛然跃出,紧随在后,荡剑向宁郃刺去。

宁郃闪电般探手抓住缰绳,借力翻身跃向树冠,双腿勾住一个枝干,把自己倒吊在上,躲过一击,冷冷看着刘祁。

树旁两匹百金宝马,被树叶打成了塞子,又被剑气贯透,呜咽倒地。

“没有千金,咱俩没完!”冷道一句,宁郃拔剑在手,从树上掠下,一剑斩向改换方向攻来的刘祁。

刘祁脸上怒色更重,不由分说,就是三道剑气斩出,想趁宁郃身在半空,无处借力躲闪,将之斩杀在此。

宁郃劲气汇与剑身,抖剑圈撩,将三道剑气挡下,劲气炸散间,身形不受控制再倒跃而出。

脚步连踏,势如疾风,刘祁蕴含着凝实剑气的长剑,随其身形而动,倏地点刺过来,落向跌落的宁郃背心。

不及多想,宁郃甩剑往身侧树干一刺,长剑没入尺余,脚尖挂在剑柄,借力止住身形,让得刘祁一剑落空。

随即其体内真元狂涌,脚尖发力勾回身形的刹那,一团劲气,向着身后甩落,与刘祁左掌剑指对在一处。

看着飘身落地,重新抽剑在手的宁郃,身形止住的刘祁不由眯眼,道:“未及道衍,却可短暂以量借势,凝汇如此笃实劲气,当真留你不得!”

宁郃冷笑道:“我倒是会留你一命。”

说着便仗剑主动抢攻而上,劲气引而不发,只凭一身巨力,斩出破空之声。

刘祁知其力大,不予硬碰,一道剑气划出,将之挡住,侧转身形,就是又一道剑气抖出,刺向宁郃面门。

宁郃侧头避开,侧上两步,换手再挡下其紧接着划落一剑,转身换回,一剑旋劈而落。

刘祁还欲依样施为,他虽有伤势,但一身真元远比宁郃浑厚太多,不怕与其消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