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镇北关,战起(1 / 2)

且下琼楼 枉度 0 字 4个月前

 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www.</b>咚咚咚……

呜呜呜……

旷野之上,溱律两军鼓号雷响。

律军一方,乐辽节所领三万前锋军,稳步缓进,并未急急扑上。

他同样使用了门钉阵,只是稍有变化,以五千步卒每五百成营,列为十阵方队。

十队步卒前六后四,呈犬牙状交错结成一道弯弧,横列在前。

但隐隐间,十个方队,有左右各五之分。

且方阵之间,各列布一个三百弓弩手组成的三角阵,加上正中一个,共七个弓弩角阵。

除此之外,在正中角阵后,陈列了两千精锐重甲步卒,是为破阵之军。

再后便是乐辽节中军所在,以两千具装甲骑组成。

中军左右则各有六阵步卒,同样每阵以五百之数组成。

再后则是倒品字形分布的一万两千轻骑,各四千人一军。

乐辽节没有先以轻骑袭扰试探之意,而是直接在里许外,令中军及后军住马止步,前军步卒、弓弩手阵列,皆开始加快脚步,直扑向前。

同时左右两翼步卒,再行两百步后,也渐止脚步,留待军令支援向前。

而镇北军一方,左前军、左后军刀盾手叠成三列,左右并起横贯在前,一字排开。

左虞侯军刀盾手沉压在其后,也是留以支援补足之用,作为后备。

在其后,三军跳荡兵,手持大盾,结成层层盾墙,其后便是三军弓弩手,同样一字横开,并无花哨。

至于三军长矛手则还在弓弩手之后,列为三座锋矢阵,押后静待。

左翼三军奇兵陈列,吊在远处,一侧便是也被调为后军的马军所在,既为后军,也护右翼。

蒙鏊所在中军,则只有亲兵营围绕在侧。

两军交锋,箭矢先行。

在进入七十步相距范围内,律军先行发难,前排六个方阵步卒,猛然前冲,同时前排五营弩手端弩斜举,停留在原地。

嘣嘣弓弦震颤声,响成一片,一层黑压压的箭雨,似铺满了天空,兜头向镇北军阵列射来。

镇北军阵前,一面面大盾搭起,顶在头上,箭雨哚哚射在盾牌上,很快就插满了一层,像个巨大的刺猬一样。

但这一轮箭雨,带来的杀伤,却是微乎其微。

而且很快,镇北军也展开了反攻。

前排刀盾手蹲下结成盾阵的同时,也将面前视野,尽数暴露给身后袍泽眼中。

左后军郎将李却,眼角这一场箭雨掩映下,敌军步卒已经奔近不足五十步,当即举起手中令旗。

随着弓弩手令旗高举,一众隐在跳荡兵盾墙后的镇北军弓弩手,默默抽箭搭弦。

镇北军各军,当下弓弩手装备都一样,战弓一张,大弩一架,弩矢五支,箭矢十支,另配横刀一口,胸背甲加小胄一顶。

李却令旗一落,三军一千八百弓弩手,同时从跳荡兵盾墙后跑三步,端弩斜上抛射而出。

然后又快速跑回盾墙后隐蔽,将大弩放下,拿弓搭箭在弦,同时握在弓把的左手,还各自握着两支箭矢。

双方都是经年交手的老对头了,对彼此都极为了解。

是以镇北军一方这一波箭矢,也并未带来多大杀伤,在律军箭矢落下之后,律军步卒前方阵列,便是很快停下了脚步,也团聚一处,列阵防御起来。

只是片刻,箭雨落尽,律军弓弩手业已再度搭箭完毕,端弩便发。

律军步卒也是散开盾阵,再次快速前奔起来。

但这次箭矢落毕,镇北军的反击却是并未到来,让得结阵步卒尽是犹疑了一下,却也没罔顾军令,而是照例有停了下来,竖盾遮挡,给身后弩手搭箭在弦的时间。

后边四阵则是得到命令,踏前横列,开始掩护弓弩手再往前行。

就在此时,镇北军右翼后方,一阵旌旗翻滚,千余马军翻身上马,向右前移动。

律军后军随之而动,左翼轻骑方阵前掠。

但大军展开,人数极众,战场阔度自也不小,两军骑兵即便有所动作,也尚需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