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雇佣(1 / 2)

且下琼楼 枉度 0 字 4个月前

 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www.</b>“朝廷派人往泠南关,真的是想接小太孙入京么?跟南黎又真有多大干系?”

看向百里玄祯,宁郃回应一句,却是反问起来。

答案么,自是不用谁来给出。

百里玄祯提起酒杯,一饮而下,“看得明白就好。今日这些话,在这儿听说,其实挺好的。不说他地,便是王府知道了这些,对你的态度也会和而今截然不同,毕竟王府也不只是大王一人的王府。”

其说罢,浅笑看了宁郃一眼,有提醒之意。

雍王府李氏也是一数百年大族,各支各脉的人,多了去了。

虽然是以嫡脉为主,但却不代表其他人,就一点儿话语权都没有,更不代表,他们听了令,就会去分毫不差的去照做。

涉及切身利益,以及家族利益时,雍王也并非可以事事一言而决。

“呵呵。所以啊,咱这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无奈,却也有小人物的自在。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的,爱咋咋滴。搅和不起的事儿,颠了就完活。”

宁郃呵呵笑着,回敬一杯酒,眉头飞扬。

人的很多枷锁和情绪,都是自己添加给自己的。

这半年多来,他给自己添了很多枷锁和愁绪,而今不能说真就尽数消去,却也大多都已经卸去。

心不受缚,自也无须为太多可有可无的事儿,去受到困扰。

百里玄祯见状也是笑出声来,有些羡慕,道:“块垒烟消云散去,正是春风得意时,真是叫人艳羡啊。这次回了北边儿,替老哥也多杀几个狼崽子。这次回去,老哥就给你们备足了玉泠春,不管什么时候,再到雍合,一定来听云楼,咱们再一醉方休。”

“那小子可就却之不恭了。”宁郃利落应下。

两人随后又闲谈几句,才各自睡下。

翌日,饱饱的睡了一觉的宁郃,直到晌午方才起床。

而此时百里玄祯等人早已经离开了客栈,只有高小高,和另一个听云楼高手翁筠陌,留了下来。

“宁叔靖,再跟你睡一屋,我就是狗!”

顶着俩大黑眼圈的高小高,瞪眼看着宁郃,手里拿着的羊排都顾不上往嘴里塞了,直接就是吐槽起来。

平日在听云楼,遇上的弟兄们也有打呼磨牙的,别说喝了酒,就是正常情况,他都能睡得着。

但宁郃这个呼噜打的,好家伙,跟特么在耳边打雷一样,真心是有些折磨人了。

宁郃讪讪一笑,坐下来一块跟着开吃,还招呼来店伙计,又加了好些肉食来。

“你们的人在哪?需要有什么准备么?”

一边吃着,宁郃边问道。

对于百里玄祯他们早早离开,他并没有什么意外。

以而今西四府的情况,他们早一日赶到雍合,便是早少上许多麻烦。

而高小高他们既然会与他同行北去,那他就不能像自己一人时一样,随意着来,起码的了解和准备还是要有的。

“都在船上,该准备的也都准备的差不多,没什么要加的。”高小高囫囵回应道。

然后把吃食都顺下去,才详细给宁郃说了起来。

宁郃这才知道,他从雍合回颖安以后,高小高和听云楼留下的一众高手,便沿途纠集人手,赶来了薪邑。

相比他们慢悠悠南下的悠闲,高小高等人可是昼夜不停,快速奔行了过来。

而后便直接出了海,走海路去迎接的宁浚,百里玄祯反而是后赶过来的。

现在除了他们少数人随宁浚一块下了船,其他人都还在海上飘着呢,根本没下来。

现在泊靠的这艘船,随后也就充当补给船了,这几天已经把物资都送了上去,只待他们登船,就可以随时出发北上。

“这样,既然你们都准备妥当,那就先行一步,也省的一直停在那里,引人注意。我单独再雇一艘船,咱们在海上汇合。”

听完后,宁郃想了想说道。

他其实还有一些打算,怎么都得一两天才能真正出海,高小高等人身份本来就挺敏感,可别再因为他,等出什么事儿来。

“放心吧,什么事都没有,咱们都好几个户籍身份,包括路引什么的,都不怕被人盘查,一点儿错漏都不会有。而且这几天,很多人都在观望,停船不出的,也不是一个两个的特例,不会引人注目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