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大军压上(2 / 2)

且下琼楼 枉度 0 字 8个月前

当然,虽有意放子斤肆宁所部过河全歼,但也不是一箭不发,明晃晃就把人让过来。

床弩弓箭等其实是一刻不歇,仍旧向着律军阵前招呼,在律军抵至城墙之下前,予敌尽可能大的制造杀伤,削弱敌军兵力。

而律军前锋军首阵也是一口气强撑着,虽然一路上死伤已过四成,仍旧咬牙不退。

尤其是亣古和子斤肆宁等先登之阵,势若疯魔一般,埋头狂冲。

三丈宽的护城河,对子斤肆宁和六将来说,似乎微不足道,远不是什么难以跨越的鸿沟。

亣古大盾往河边一插,背靠双盾半蹲在后,俩手交叠放在身前,子斤肆宁拽着两条铁锁,从阵中冲出,在亣古手上一踏,合两人之力,眨眼越过护城河,把带着两尺铁锥的锁链往地上一插,一个翻滚,避开射来数根弩矢。

身后五员猛将,紧忙带人绷紧铁锁,一个个先登悍卒,大盾搭在铁锁上,飞快向对岸涌去。

律军石砲车弩也随之改换方向,所有攻势向着子斤肆宁身前城墙招呼,为其掩护压制。

“杀!”

子斤肆宁嗜血的舔舔嘴唇,大刀前指,率先登营,再行冲锋。

亣古从后面跟上,两张大盾将自己和子斤肆宁罩的严严实实,大步向城墙抵进。

临近城墙下,只一步踏起,子斤肆宁便抓住一两丈高位置的弩矢,借力一荡,在头顶金汁落下前,转往他处,三四个起跃间,便是落向城头。

人未落地,便是一道刀芒斩出,城头镇北军一火将士,正准备刺出手中长矛叉杆,便被一刀斩碎战甲,齐齐倒毙。

“给我死来!”

周围哐哐大盾落地声响起,足足一队五十人,密集站列,结成盾阵,向子斤肆宁挤压过去,身后再有两火士卒,从下探出勾枪,捅向子斤肆宁。

子斤肆宁暴吼一声,凝聚着雄浑劲气的大刀,环扫一周,斩断脚下攻来勾枪,抡刀便斩。

身前层叠三张大盾,被其一刀斩开,盾后三人也是被一刀两断。

但左右镇北军士卒却是丝毫不惧,反而猛踏一步,想要合阵,将其长刀夹住。

子斤肆宁大脚飞踢在盾阵上,咚咚作响,不时有盾断人倒,难以合围。

与此同时,亣古等人也随之从子斤肆宁身后攀上城头,人手一对大锤,不管不顾四下抡开,只短短片刻,便将围困盾阵砸散。

“左右冲杀!”

子斤肆宁一声令下,亣古六人左右各三,沿着城墙向左右杀去,为城下攀登而上先登悍卒,争得一片落脚之地。

十人、百人、二百人……

片刻间五百先登,相继攀上城头,与镇北军将士,杀成一团。

城下律先锋军当先方阵,将剩余轒韫、木幔列在河边,飞快添河搭桥。

左右两方阵,各出三营,重新结成三阵,向护城河冲去。

城头上严伦再下将令,一众调较妥当的石砲,奔着律军阵中攻城器械砸去。

“传令马军出战!”

眼看律军搭桥完毕,快速渡河,新成三阵,也是快速飞奔,推着云梯、巢车,架着飞梯,临近河边,严伦果断下令。

城头大鼓擂响,南城敖赫北望一眼,率军夺门而出。

城头上,严伦蓦地高喊一声,“请前辈出手!”

正大杀四方的子斤肆宁,眼见一道掠影从城下疾来,忙一刀斩开身边围战之敌,仗起刀芒,挥刀迎头斩落。

然而颜夏脚下轻点,便是闪身而过,飘如飞云般,落在子斤肆宁身前,手中两尺短刀划过,子斤肆宁喉间护颈甲叶齐齐断开,一抹血线随之出现。

“奇兵、跳荡,随我杀敌!”

“将军!!”

严伦和亣古的声音同时响起。

前者手持双锏,直取一临近敌将,与之双锤对在一处,只一击,便将其双锤打落在地,一脚将之踹落城头。

后者双眼血红,血脉喷张,一对头颅大小的铜锤,疯了一般四下打砸,冲向颜夏。

然而却被身侧赶来一将,一脚踹向城下,“亣古!撤!撤军!”

亣古伸手抓住一根弩矢,挂住身形,往上一看,一颗熟悉的人头,已经抛飞而起,从他身边划落,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道凛冽刀芒。

亣古忙横架大锤,挡在身前。

刀芒径直将大锤锤柄斩断,划开亣古胸前重甲,将之狠狠砸落在地,一口口鲜血,不住涌出。

“将军,快看!”

城头上,奇兵、跳荡两营将士杀出,在众将率领下,连连斩杀登城律军。

镇北军士气大振间,中军郎将王峦突然暴吼一声。

严伦打杀数名律军,转头看去。

城外滚滚烟尘成线,自敌军大营奔出,数千精骑战旗招展,向关城冲来,已过镇城一线。

同时,律左右前军及先锋军各两阵合在一处,金鹰王旗高高竖起,三万大军同时前压。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www.</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