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客栈遇袭(2 / 2)

且下琼楼 枉度 0 字 8个月前

宁郃跟礼部一众官员汇合之后,就算他们仍同路而行,也是不可能再像现在这般,一直跟他们混在一起,同样是见不到人。

左右早几天晚几天的事儿。

她在草原上也有点跑够了,想先去泠南关逛逛。

贺岚甄也在一边跳起来,双手双脚赞成,她也早就玩儿够了,只想再看点儿别的新鲜的。

“也行。三郎,那她们就都交给你了。”宁郃并无不可的应下。

成郴拍胸脯道:“放一百个心,等到了苜萍城,我调个百八十人一起,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几人算是行程论定,又再一起闲聊了一阵,便都早早睡去。

临近子时,宁郃腾地从床上起身,闪身扒开窗缝往窗外探看。

身在陌生环境,他习惯性的,不会睡得太死,一直都抱有警觉。

在草原上,夜里要防狼,住店,则防人。

眼下他便听到了些细碎沉闷的马蹄声,很像是用布包裹着马蹄,踩踏实地发出的声音。

探头一看,果不其然,客栈后门口正有人翻过院墙,动作飞快的将客栈后院门打开。

粗略一看,约莫有三十来人。

其中三五个人提着弓,留在院外,分向四方,其他人簌簌地跑进客栈后院。

根本一点儿废话的意思都没有,一伙同样落脚在客栈的商队,留在外面看货的几个护卫,干净利落的被短弩点杀。

宁郃悄悄合上窗缝,提了兵器,闪身出屋,来到隔壁几间屋子,把众人快速叫醒。

“三郎,你和翎安带着他们全到房里,对方有弩,拿棉被什么的,把门挡住,没我知会,不要开门。”

走到最里间,宁郃把人都塞了进去,仔细叮嘱道。

这里间没有窗户,只有一扇单门,堵住门后,要相对好守的多。

当然,也容易成为瓮中之鳖。

但那得在他挂了之后。

“二哥,我帮你。”成郴自是不愿跟女人孩子一起躲起来。

宁郃却是不让,“不知道什么来路,要是奔着我来的,不会是易于之辈。能不插手,你们都先别插手。”

在雍合城蹦跶完没多久,他不信裴家就这么罢休了。

且本身就觉得这调令来的蹊跷,自往最坏处去想。

成郴张下嘴,却是没有开声,闷闷的进了屋去。

宁郃这才放心转身,暴吼一声:“有劫匪!都躲在屋里,别出来!”

这一声暴喝,仿若午夜惊雷,直接将客栈里的人,全都惊醒过来。

能住这里的,寻常百姓极少,多是常年行走在外的,自没人以为是闹剧。

骂骂咧咧的喧哗声嗡嗡从各房间内传出,各自开门探头打量一眼。

客栈的掌柜更绝,直接从柜台下抽出一把长刀,挑开一块地板,呲溜就钻了进去,显然也不是头一次遇上这档子事儿了,是个老油条。

而客栈院内的‘劫匪’,自也听到了暴吼,不再琢磨怎么悄无声息潜入,直接改成暴力破拆。

三五人拿出些骨朵短斧,叮哐就对着客栈方楼一层,已经落了门板窗板的地方,一顿猛砸。

客栈内众人见状,一伙一伙,脚步飞快的聚在一起,将门窗紧闭,稀里哗啦的搬东西声快速传出。

虽然客栈用的,都是厚实的硬木板,但也没禁住霍霍多久,不多时就有一块窗板当先被砸断,推落在地。

一个黑巾蒙面的壮汉,探头往客栈内打量一眼,看见二楼围栏后的宁郃,直接就是一支弩矢射了过来。

宁郃闪身躲过,眉头微皱,直接翻身从围栏跃下。

“头儿,真在这儿!”

那蒙面壮汉虽未得手,却仍旧兴奋的喊了一声。

话音刚落,三五人涌向窗口,探进短弩,直接就开射,毫无迟滞犹豫。

同时一柄长剑裹挟劲气,猛地斩断门板,数道身影将之踹开,飞速从外掠进,也是直接扬手发箭,没有一丝废话。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www.</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