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风流但不下流(1 / 2)

 新春三月,细雨绵绵,洛阳城一片繁华景象。

“公子,我们此行洛阳,是去寻找宁姑娘吗?”凌三不解的问自家公子,前段时间不还躲着宁姑娘,这几天就带着自己上洛阳城来了。

“废话!我躲她都来不及,可帮我瞧好了,别让那个疯丫头看到我!”被下人看穿心思的凌莫白不免有些不好意思,马上急于解释,生怕被别人发现,他爱上了宁家小姐,宁小蓝。

自离开凌家庄也有十几日,一路追随宁小蓝前往洛阳城,美其名曰“闯荡江湖”,离家前一晚,凌老庄主再三嘱咐“凌儿,遇到宁家人,一定要躲啊”。

偏偏这个凌莫白便是个好事之人,一路打听,终于听说宁家人常年隐居在天池,便前往天池去会一会这宁家人,如何的了不得!

“这位小哥,这山可上不得啊!”凌莫白正要前往天山,猛的见一老汉拉住他的衣袖。

“哦?这位老爹,这山为何上不得?”

“公子,请看那里的石碑”

顺着老汉所指方向,凌三走向前去看了看,回头告诉凌莫白,“公子,此处写着:擅自入山者,死!”

“哈?此山莫不是藏着什么怪兽不可!”

“小哥,此山确实有猛兽,上不得啊,进此山者,未有下山过的!”

“既是如此,本公子定是要闯一闯这天山!”说罢,凌莫白和凌三主仆二人踏入天山,后方依稀听见老汉的叹息声。

“何人胆敢闯我灵鹫宫,还不快快滚下山!”

“这位大哥,说话不要这么凶嘛~在下凌莫白,误入此山,想在此山借宿一晚可好?”在爬了N久之后,凌莫白实在不想再下山,只得厚颜相求。

“你们还是下山吧,我们灵鹫宫不收留外人,莫要等宫主生气伤了二位!”

“喂,大叔,让我们住一下会死啊~~”

“凌三,不得无理!”

“乌老大,何事如此吵闹,惊了宫主。”说话之人正是灵鹫宫二小姐宁小蓝,一袭蓝衣,翩翩走来,每一步都深深的震动着凌莫白的心弦。

“公子,你很热吗?脸红什么?”凌三看着自己家的公子反常的样子,生怕生了病回去被庄主责罚。

“看什么看,哪里来的毛头小子,还不快快离开天山”宁小蓝实在很厌烦眼前这个奇怪的男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“二小姐,此二人自称误入天山,想要借宿”乌老大怕殃及自己赶忙解释,要知道宫主可是十分可怕的人物,不是可以惹的起的。

“宁小蓝,我要杀了你,还我衣服!!!!”宁小蓝回头看见一脸杀气的姐姐冲着自己跑来,吐了吐舌头便要逃跑,不想被活生生的捉住。

“姐姐,不就是一件衣服吗?蓝儿赔你就是,何必这样大动干戈”原来宁小蓝的恶作剧竟然做到自己那一向冷冰冰的姐姐身上。

凌莫白看着眼前这个刚才还一脸认真的宁小蓝,瞬间变成了小孩子一样的,不禁对身边的凌三说,“三啊,看到没,外面的传闻还是真的,原来此山真的有妖怪,可以变成人也可以变成小童。

凌三一听便慌了,忙回答说,“公……公子,我们莫不是遇到鬼了吧?”